史玉柱的传奇人生

   在2011年《征途2》的发布会后,史玉柱大概有2年没有接受公开采访。在《仙侠世界》的发布会现场,再次看到史玉柱,依然是标志性的红色上衣白色裤子,但却给人一个强烈的感觉,史玉柱变了,而具体是哪儿变了,却又很难描述清楚。

 
  “你发现了吗?史玉柱没戴墨镜。”旁边有媒体小声说道。
 
  媒体对于史玉柱来说是一个很复杂的群体,最早做脑黄金、巨人大厦的时候,媒体对他进行了追捧,而巨人大厦失败时媒体则是铺天盖地的指责。曾有人评价过史玉柱在某种程度上“成也媒体败也媒体”,这也是史玉柱后来变得害怕媒体的原因。
 
  史玉柱东山再起后,一直保持低调状态,基本与媒体绝缘。不过到了2007年巨人网络在纽交所上市,史玉柱不得不出来宣传造势。这时候的史玉柱还不太适应与媒体沟通和重回大场面,所以前几次的发布会中,无论是台上演讲还是台下与媒体的沟通,一副大大的黑色墨镜就成为史玉柱的标配。
 
  由于没有过多眼神的交流,加上史玉柱本身的腼腆,让媒体兴奋地冲着这一传奇人物而来,而又略有失望地离去。一板一眼的回答,话语不多并且没有太多所谓的“猛料”,让“采访史玉柱”变成了一套流程化的公式,而且史玉柱基本很少接受一对一深入的专访,媒体对群访的兴趣大减,因为“也说不出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那个时候史玉柱出场,身边总会好几个彪形大汉做保镖,每次采访一结束,保镖们就前呼后拥着史玉柱迅速离开。史玉柱离开的时候我冲上去邀请他开微博,戴着墨镜的史玉柱腼腆一笑,说考虑考虑,我还来不及接话就被保镖拦在数米之外。
 
  不过这一情况在2009-2010年有所改变。虽然史玉柱依然经常戴墨镜出席在发布会场合,但在与媒体沟通的时候,已经可以摘去这层防护。有媒体回忆一次在三亚对史玉柱的采访,史玉柱光着脚丫子就走了出来。
 
  从3年前开始慢慢退居二线,史玉柱已经有2年没有出来接受媒体采访。这次在桂林为《仙侠世界》召开的发布会上,没有戴墨镜的史玉柱突然变得不那么腼腆,甚至有些健谈。因为与发布会主持人李佳明是多年朋友,宣布将离职的史玉柱有点high,甚至将没喝完的啤酒倒在了光溜溜的脑袋上。
 
  会后与媒体沟通的史玉柱,不再像以前那样死板的一问一答,甚至开始主动向外表达他对一些事情的看法,甚至对待一些话题主动去争辩。
 
  比如澄清他并不是靠营销宣传,外界对他有误解,他说脑白金其实是一种营销技巧,只在春节中秋节集中宣传,所以让外界认为是营销轰炸,对于脑白金的效果,他则举例他一直天天吃脑白金,如果不信可以从酒店房间里拿出来给大家看。
 
  而这次沟通的话题也首次延伸出了游戏行业,史玉柱谈到了他对银行业及民生银行的看法,甚至谈到了他对媒体的看法——媒体还是好人多。
 
  在媒体沟通会结束,史玉柱没有像以往一样匆匆被簇拥着离开,而是在现场媒体的要求下,像一个旅游景点一样很配合的与媒体合影,毕竟他也说了这样一句话,“以后你们很难见到我了,拜拜了”。
 
  媒体们在一起有时候喜欢八卦这些业界大佬的星座,史玉柱则是典型的处女座,最重要的特征就是追求完美,这种性格在工作上的反应则是事无巨细事事躬亲。无论做脑白金、网游还是投资民生银行,史玉柱都是带领团队深入到一线实地调查。而让巨人上市的《征途》,更是连服务器更新的公告,都经常出自史玉柱的手笔。
 
  那个时候跟着史玉柱做网游压力很大,被誉为史玉柱门徒的纪学锋就曾经因为史玉柱的一个细节要求,连夜修改游戏到凌晨5点,但在凌晨7点又接到了史玉柱的电话,于是爬起来继续修改游戏。而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场景。
 
  曾经有人评价过,世界上有两个人最了解用户,一个是乔布斯,一个是史玉柱。乔布斯是把用户的潜在需求挖掘到极致,他能告诉你连自己都不知道的需求,而史玉柱则是把人性的贪婪和虚荣发挥到极致,利用这些做商业模式,这里最大的体现就是鼓励人竞争和打斗的《征途》。
 
  不过与70、80后这批互联网从业者相比,史玉柱已经是“老古董”级别的人物,他也坦言因为思想“固化”而犯了很多错误,比如感情用事地将游戏道具免费,而伤害了很多人民币玩家的感情。
 
  另外史玉柱也信“命”。当年史玉柱倒在“巨人大厦”项目上,在网游《征途》成功后,史玉柱又亲自带项目主导研发了网游《巨人》,不过这款游戏却做失败了,巨人内部也探讨了许多原因,比如游戏设计不合理等等,但史玉柱在《巨人》上花的精力比《征途》多很多,他认为这就是“命”。
 
  这件事情给史玉柱带来了挫折感,加上好友马云“互联网需要交给年轻人”的“忽悠”,史玉柱开始慢慢退居二线,后来的《绿色征途》、《征途2》都交给纪学锋这些年轻团队主做,新团队会注重各方利益的平衡,史玉柱会把关和指点,但不再会主导项目。
 
  与用强大的文化构建阿里巴巴的马云不同,巨人早期的文化略显苍白。你的老板给了你一份工作,让你赚到了钱,你应该对老板和公司有一颗感恩的心。这是跟着史玉柱从脑白金、黄金搭档走过来的高管的心态,也是那个年代创业人的共同特色,哪怕是军事化的命令管理,他们都会绝对的服从。
 
  但在互联网行业的年轻人们并不是这么想,人性化可能是他们更多的需求。在巨人上市以后,曾有段时间出现了大批的员工流失,这些流失并不是因为竞争对手挖角,更多是主动离开。巨人后来在内部做了一个文化建设调查,问题是你认为巨人的企业文化是什么,结果大部分人的答案是赚钱和不知道。
 
  此后巨人开始加强企业文化建设,包括提高薪资福利以及加强员工关怀。
 
  当时巨人要搬到偏远的松江,很多员工不愿意去,于是搬到松江之前,巨人就定期组织员工去松江考察,而松江的设施确实很完善,连一个洗手间的拉门都用的进口材料,包括巨人给搬到松江去的员工补助很高,甚至高于当时网易编辑部从广州搬到北京的补助费用,不少开始不愿意去的员工后来都高高兴兴去了松江。
 
  巨人开始建立起自己的一套文化特色,虽然史玉柱依然是公司最重要的精神领袖,但其个人风格的烙印已经减弱不少,巨人员工流失率也变得很低。
 
  在2天前《仙侠世界》的发布会上,有媒体八卦问起史玉柱“迷信”的问题,因为史玉柱无论在哪儿出现,经常都是一件红色的上衣,一条白色的裤子。
 
  面对这样奇怪的问题,史玉柱也进行了正面回答——这是他妈妈本命年给他买的,他觉得穿着挺好,所以就一直穿红衣服了,至于偶尔会出现的白色上衣,则是之前买的,慢慢穿到不能穿了,就全都是红色上衣了,甚至细数他有20多件红色的衣服。
 
  他的回答引发现场媒体的笑声,气氛非常融洽。那个以前只会拘谨地“ging”在那里、戴着墨镜的史玉柱去哪儿了?
 
  在巨人内部员工看来,史玉柱这样的变化开始于他的退居二线。因为不在主导游戏,不用因追求完美而纠结,史玉柱紧绷的神经“松”了下来。而这样的变化还要得益于他后来交的一帮朋友,当然这里面角色很重要的就是马云。
 
  同样被外界经常“神化”的企业家,史玉柱认为他和马云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比如虽然大家看到了成功的风光,却看不到成功之前所经历的不容易,颇有“惺惺相惜”之情。
 
  马云对史玉柱影响有多少大?早期史玉柱曾对巨人的定义是要做“百年老店”,很熟悉对吧,是阿里巴巴的愿景。现在史玉柱退休是因为“要把互联网让给年轻人”,这也是马云告诉他的,让他不能老赖着那个位置不走。
 
  在业务方面,马云曾和史玉柱同时看上了51.com,但马云认为51和巨人的发展更加契合,所以退出了竞争,但现在看起来这对巨人是一笔失败的投资。不过马云拉史玉柱等人一起做的云峰基金,则在投资搜狗上赚了不少钱,也算是弥补了巨人投资51的损失。
 
  同样是马云这帮朋友,经常拉着史玉柱到处走动,让以前很宅、几乎从来不参加聚会、论坛的史玉柱也变得活跃起来。另外一个契机则是,史玉柱新浪微博的开通,让他也有机会在外人面前表达更真实的一面。
 
  以前巨人推《万王之王》的时候,曾经请来范冰冰做代言,当时的史玉柱和范冰冰站在一起,整个人表现的很僵硬,都是范冰冰找话题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这次《仙侠世界》请来了戚薇做代言,第一次与戚薇见面的史玉柱变得会“沟通”了很多,能主动问一些“第几次来桂林”、“喜不喜欢玩游戏”这样的暖场问题。
 
  对于史玉柱来说,退休后的工作将很轻松,又“宅”又“乌龟”。经常做公益的史玉柱经常以粉丝数来捐款,现在他要兑现最新700万元的承诺,用他的话来说接下来需要在公司内部“化缘”,然后开车再去一趟青藏,边做公益边玩,才是最好的生活。
 
分享到:

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验证码  
金牌企业博客

有问题,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