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走廊医生”

                                              我所认识的“走廊医生”  

                                          —— 转载女作家的文章(博客名:采撷遗梦)

                                      
                                                                                    兰越峰医生

       大概是去年春节前的一天,绵阳大成网上,对兰越峰医生的各种谩骂和误解,一时间铺天盖地,大有不置于兰越峰于死地,难解众人心头大恨之感。

       在这之前,通过电视、报刊及网络等传播媒体,我才知道,兰越峰医生与我生活在同一座城市。巧合的是,二十三年前,我在兰越峰所在的绵阳人民医院生下了女儿。至今我还清晰的记得当年为我接生的医生和护士的欢声笑语。女儿六七岁那年,她的父亲因突发盲肠炎住进了人民医院。当晚,他疼痛难捱找到值班医生,正蒙头大睡的值班医生一脸不悦,还出言不逊,最后竟然大发雷霆让女儿的父亲快滚。第二天,我找到医院领导向他投诉那位值班医生。最后结果是女儿的父亲被迫离开去了另一家医院。一位护士悄悄向我透露,那位飞扬跋扈的值班医生是一个有后台的主。打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走进过绵阳人民医院的大门。这其中除了感谢我一年到头难得生病的好身体,还因人民医院及其他几所知名医院在当地一年不如一年的口碑。这些年里,偶遇女儿身体不适,我宁可带她去看老百姓口口相传的私人中医诊所医治,也尽量不走进那些楼房林立,高高悬挂着仁医仁术仁心的医院大门。

       知道兰越峰医生事件全过程的当天,我在各家网站上发了二个帖子——“是做一个奴性十足的同流合污的人,还是做一个敢于直面残酷残忍现实的勇士,面对良心良知的拷问,兰越峰医生交上的答卷令世人肃然起敬的同时,也理应让包括我在内的所有的人深感汗颜。”“医院乱收费和过度医疗,是除了百姓,包括所有医生心知肚明的一个不争的事实。其责任,不在医生,在体制,及体制庇护下的利益集团无法遏制,和加倍加速膨胀的贪欲。用兰越峰本人的话说,她原本是医院利益集团里的一员,为了自保和良心迫不得说出了很多有良知的人想说而不敢说的事实。兰越峰说,她只想做一名纯粹的医生,却没想到要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

     一位朋友看了我的帖子后,马上打电话说:“兰越峰不是什么好人,我的一位熟人与她是同事,兰越峰竟然把医疗设备的配件偷出去,藏在一家超市里。东窗事发后,乱咬人,是为了掩盖自己做的这些事……”我在电话这头,沉默不语,疑问重重。

       不久,我去人民医院看望女友住院的母亲。那天清晨,在医院的走廊上,我第一次见到兰越峰医生。

       那天,她身穿白大褂,静静端坐在一张长凳上,手里捧着一本书,身旁放着一只厚厚的笔记本,一支笔。笔记本因为太旧,和蓝色天空一样颜色的封面有点些许斑驳模糊。走廊上,不时地有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从兰越峰的面前走过,绝大多数表情冷若冰霜。倒是那些前来就医的患者,时不时会向兰越峰询问打听着什么。这时,兰越峰会马上放下手里的书,笑吟吟地耐心回答,遇到那些老实巴交的人,兰越峰还会亲自陪着走进就诊室。有几位患者认出了兰越峰,其中两位一脸实在地冲她说:“我在电视上见过你,你是好人!”

       那天,我没有打搅兰越峰,独自站在走廊的一侧,默默打量着她。脑海中,无论如何也无法把疯子、小偷、偏执狂、泼妇、伪君子、伪医生等等之类的词汇,与眼前这位身材娇小,面容娴静,声音温和,举止端庄的中年女人联系在一起。

       半年后,我再次在人民医院的走廊上见到了兰越峰医生。一定是缘分,那天早上,当我走过正在专注看书的兰越峰面前时,她恰好抬头,我们的目光相遇,我们同时冲彼此点头微笑。她主动问我:“看病吗?”我所问非所答:“兰医生你好!你很棒!”兰越峰有些意外:“你是?”我快人快语:“我知道你的事情,当下这个社会,稀缺的就是你这样的人!你受苦了!”听完我的话,兰越峰的眼睛里立刻泛起一丝泪光。那天,就这样我与兰越峰坐在长凳子上,像多年未见的朋友一样聊了起来。兰越峰告诉我:“这些年,我为了给自己讨回公道,绝望时,我甚至打开家里的天然气阀门自杀过。我想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和无辜,可是,死神不肯收留我。一定是死神也不愿意我就这样不清不白的死去!”我轻轻搂住兰越峰消瘦的肩膀,看着窗外,低声对她说:“兰医生,只要阳光还在,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自己的生命。邪不压正,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亘古不变的天条!”说完自己的事情,兰越峰再次问起我为什么来医院,我告诉她,自己患有近十年的肾囊肿,近日病情不妙,必须接受手术。因为我是高敏体质的人,先后去了两家医院都被婉言拒绝。后来通过朋友的朋友再三帮忙,人民医院肾科才勉强同意我入院。听说我的主治医生的名字,兰越峰马上说:“这个医生医术人品都很好,你放心吧,绝对没问题!”“不过,医院收费……”兰越峰小心翼翼看着周围,欲言又止。我心领神会冲她说:“兰医生,这个我知道!”我准备离开时,兰越峰突然问我:“吴老师,你多大?”不等我回答,她自问自答道:“你一定比我小,看上去,你比我年轻漂亮很多。”这时,我才定睛看兰越峰,刚五十岁的她,竟然白发斑驳。我不记得我是否告诉她,我比她年长很多岁。不过,我却清晰的记得,随时挂在兰越峰嘴角的微笑,这个微笑多少有些让人感到酸楚和惆怅。

       我手术的第四天,在超声波室的大门外第三次见到兰越峰医生,她询问了我术后情况之后,将手机号告诉了我,便匆匆带着一位病人离去,手里依旧拿着一本书,和一只笔记本。看着她很快消失在走廊拐弯处的背影,带着酸楚的惆怅又一次涌入我的心里。

       一个星期后,我回到家里的当天便在绵阳网上看见人民医院全体白衣天使拒绝上班的图片,理由只有一个,强烈要求医院开除兰越峰医生。开除兰越峰的理由也只有一个,不识时务的兰越峰,成了影响和阻碍医院升级,继而会使医院全体白衣天使收入减少的害群之马!

     当晚,我转发了兰越峰的一段撕心裂肺的文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当晚,我给兰越峰发了一段微信语音:“兰医生,明天阳光明媚,我邀请你到我家吃我做的美味!”

     兰越峰回复:“谢谢!我很好!”

     我用微信又说:“相信自己,相信阳光!”

      兰越峰回复:“我会的!”

     几天后,绵阳电视新闻报道高调宣布:“经查实,绵阳人民医院不存在任何过度医疗和乱收费的现象。”

      又过几天,兰越峰发微信告诉我:“我被医院除名了!”看见这条微信时,我瞬间甚至开始怀疑邪不压正的天条是否真的会亘古不变?

      我担心兰越峰,立刻发微信给她,再次邀请她到我家里坐坐。兰越峰再次婉言谢绝。我知道,她是一位不愿意麻烦和牵连任何人的善良女人。

      数天前,通过兰越峰微博得知,她九十一岁的母亲于几天前去世。老人临终前,都还不知道心爱孝顺的女儿已经失去工作,失去家庭的真相。在卧床不起的母亲面前,兰越峰只有强颜欢笑,佯装工作舒心,家庭幸福。母亲去世后,兰越峰长跪在老人的亡灵前痛不欲生。

       兰越峰的微博,再次牵动我对她的担忧。可是,两天过去了,我发给她的数条微信都如同石沉大海。

      昨晚,朋友大姐将腾讯网上发布的一条消息传给了我,上面斩钉截铁地写着:“绵阳市人民医院原院长被控受贿一案将于下周开庭,涉事院长曾被“走廊医生”兰越峰实名举报,涉及贪污,“过度医疗”等问题。”

     看见这条消息,我的眼睛里立刻感觉到有一种与阳光一样的温暖在慢慢弥散。

    我的耳旁传来美国电影《冷山》女主人公艾玛最后一句独白:“那天,当我再次往当井里看时,我看见了云, 云散了,太阳出来了......”

      附: 【绵阳#走廊医生#涉事院长被控受贿 下周江油开审】王彦铭在绵阳市人民医院工作20多年,被“走廊医生”兰越峰实名举报贪污,“过度医疗”等问题。王彦铭涉嫌收受一医疗设备商好处费5.5万元,其下属吴海涛收了6万元(已另案处理)。发表您对于遏止过度医疗的建议 请到天府问计http://url.cn/5Z3Ste !
 
分享到:

评论

  • lanchangshun - 2014-09-01
    本文朴实感人,真实可信;作者正直善良,敢说真言。值得赞扬!在大是大非面前,多少人明哲保身选择沉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使邪恶有机可乘,希望更多人能够明辨是非,大胆地站出来为正义助威!

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验证码  
金牌企业博客

有问题,请联系我们